神郁花洋

看文进置顶,有CP洁癖。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第十四年,我还在。
  各位家人们新年快乐XDDDD

置顶/洋洋的文章整理

   感谢老福特让我们相遇。   
    这儿神郁花洋,叫我洋洋就行。是个斯莱特林。   
    微博:神郁花洋

以下整理————————————

德哈
短篇:读心

瓶邪
短篇:我还没长大(1)(2)(3) 
长篇未完结:出局者(1)(2)(3)(4)(5)(6)(7)(8)

柒七
短篇:(论坛体)和班主任的那些事(1)(2)(3)(4)(5)(6)
pop七和pipi柒 在你眼前 你我 七的大尾巴狼 Save each other 生日快乐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中篇完结:余生(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中篇未完结:柒时远枝(1)(2)(3)(4)(5)

陆池
短篇:好久不见

【德哈】读心

  不愿透露姓名的我校学生 XX•波特:
   我吃完午餐发现,我竟然会了超能力?!
   虽然这很酷但我感觉是在做窥心事。
————————————————
   哈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突然有了超能力。

   我居然会了读心术?!这其实也是哈利意外发现的,只要自己盯着对方的眼睛三秒钟,就能看透对方的内心,比如午餐时哈利就听到罗恩在想:今天中午怎么没有鸡腿。

   不过这个能力倒是挺让哈利苦恼的,他根本不想了解别人到底在想什么,有时只是无意的一看就有一堆声音“涌”过来,这种感觉真的不怎么好。庞弗雷夫人给的解药要12小时后才能生效,也就是说哈利要维持这种读心状态到明天早上?!

   唉,真希望别再遇见那群斯莱特林,哈利忍不住腹诽。“嘿哥们,其实我也很不愿意告诉你这个事实,下一节神奇动物保护课是我们和斯莱特林一起上。”

   oh梅林,我忘了今天是星期三,这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哈利在和罗恩去禁林的小路上暗自想。

   哈利有一个自己的小秘密,他,哈利•波特,暗恋着他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这件事情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包括哈利自己到现在都有点难以置信,他居然会被那个混蛋吸引住。不过说到底,这就是暗恋,哈利知道马尔福肯定不可能喜欢他,他们一直都是敌人。

   “哟,圣人波特。你是还没有睡醒吗。”马尔福带着他的两个跟班故意撞着哈利肩膀从旁边走过去,让哈利险些摔倒。

   “死白鼬!你不要太过分了!”

   “well well,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穷鬼黄鼠狼在这乱叫喊。”

   哈利听后便一直瞪着马尔福袍子上的院徽,罗恩作势要向马尔福挥拳头却被哈利阻止住,想拽着罗恩赶紧离开。“哈利!这只白鼬他在侮辱我!”

   “让我猜猜,是胆小鬼波特是怕被关禁闭吗?还是怕了明天斯内普教授再罚你写论文?”听见马尔福明晃晃的挑衅,冲动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从来都受不了这些。哈利抬头瞪着马尔福的眼睛,已经忘了自己会读心这档子事,刚准备出口回击却听见马尔福心里说:哈利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oh该死今天哈利的衣领没扣好,我快能看见他的锁骨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诱人……

   “马…马尔福!你这个混蛋!!”还没听完哈利就赶忙拉着准备动手的罗恩跑开了。

   “圣人波特今天犯什么病。”不得其解的看着小狮子跑走的背影,身后的高尔和克拉布摇摇头表示并不清楚。他脸那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

  

   赫敏似乎是刚从图书馆回来手里还抱着两本厚厚的魔咒书,“哈利,一起去吃晚餐吗?”

   “不了,你们去吧,我还要写论文。”哈利随口编了个理由便拿着自己的课本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罗恩,你看到哈利刚刚有动过笔吗。”

   罗恩耸了耸肩,“没有,下午到现在他就那一个姿势,也许是和那群斯莱特林待了一整天有点累吧。”

   “不,他绝对有事瞒着我们。”

   oh,梅林啊,我怎么冷静的下来,哈利知道自己已经魂不守舍一下午了。德拉科居然会那样想?!他是不是也喜欢我?!哈利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一颤,这不可能,我们只能是敌人。那这算什么,他是想故意让我难堪吗,换着花样想看我出糗?!哈利躺在床上逼迫着自己赶紧睡着,但是有一个想法在他的脑子里渐渐成型。哈利翻身坐起来,找到放在床下的隐形衣,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

   哈利一个人披着隐形衣来到斯莱特林地窖,用蛇老腔勾搭了地窖门上的小蛇为自己开门,现在是晚餐时间,公共休息室里只有两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似乎是在认真写论文,也就没人在意地窖门打开却没有人进来。活点地图显示马尔福也没有去吃晚餐,而是待在自己的寝室。哈利悄悄溜进德拉科的房间,看到德拉科的单人宿舍还是拥有单独浴室和厨房的时候这属实让哈利羡慕了一把,该死的有钱人。

   德拉科似乎在浴室洗澡,紧闭的门后面隐隐有水声传出,这让哈利咽了口口水。卧室课桌上还摆着写完晾干的魔药课论文和图书馆借来的魔药书,哈利发誓他只是想借鉴一下,绝对不是抄袭。刚看到一半浴室的随身戛然而止,哈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赶紧把论文摆回桌子上自己披好隐形衣贴着墙站在床边,因为自己动作太大无意又碰歪了一本书,但现在没有时间让他再过去摆正。德拉科穿着浴袍推门进了卧室,看见书桌上随意摆放着的书本和论文心下一惊,赶忙跑到床边要拿收在枕头下面的魔杖,没想到却碰掉了哈利的隐形衣。

   “波特!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你会付出代价!我会告诉斯内普教授让他扣完格兰芬多的分,你会帮费尔奇擦一学期的奖杯!我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全校,混蛋救世主波特先生闯进斯莱特林为了偷别人的魔药作业……”马尔福还在喋喋不休,哈利看着马尔福的眼睛却听见马尔福心里在说:该死的波特,你是在玩火。

   哈利看着德拉科沐浴完后还带湿润的金发,深邃的蓝色双瞳,还有白皙的脖子……哈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哈利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试一试。

   “马尔福,我……”话还没说完,哈利又听见德拉科心里在说:波特今天很不对劲,竟然不理我?!从格兰芬多塔楼过来就是为了偷我的魔药作业?oh,梅林,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我怕我控制不住!

   “波特,你难道连话都不会说了吗,赶紧讲完滚出我的宿舍。”

   “马尔福,我喜欢你!”哈利特别大声的说出自己憋了很久的话,说完就想推开德拉科跑回格兰芬多塔楼,他不想听见马尔福在心里骂他恶心的话!

   德拉科有些愣住了,看到哈利要跑条件反射的用力抓住哈利的胳膊,让哈利能够直视自己“波特,你刚刚说什么?”他望着波特翡翠色的眸子有些局促。

   “我喜欢你!行了吧!你就尽情嘲……”

   没等哈利说完,德拉科一把抱住哈利,因为身高差距哈利只能靠在德拉科的胸口,他听见了德拉科心脏跳动的声音。“你…你干什么。”

   “oh,梅林,哈利我也喜欢你。”

   哈利听到了,也听到了一模一样的话。

   end

  最近过分沉迷做手工和HP
  第一本junk journal是霍格沃兹学院主题本/这一本没太控制好书壳大小,有些爆本orz
  今天完成的第二本是Harry单人主题的小本/

求文XD

  求推荐德哈完结文orz 架空的 最好是架空校园的那种/

lofter,晋江和猫爪的都可以(贴吧17年以前的帖子还没恢复orz)

长篇最好XD 最近文荒,让我磕口甜甜的爱情

   虽然你这么说,但我不是Harry/

【瓶邪】出局者

8
   三叔的事情对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了,所以,前一阵子在医院就是我见我三叔的最后一面了。

   我通过好些天才恢复精神,这一阵子学校也都没有去,应该是直接算了旷课。我觉得我着了魔,这两天我一遍又一遍的拨打三叔的号码,通通都是已关机,但我总是觉得下一通,下一通就能接通。

   无论他以前对我有多不好,但他还是我的三叔,是我的亲人。

      张起灵也没有来劝过我,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期间二叔也打电话来找过我,一方面算是安慰我,另一方面是让我不要自己调查这件事,他会处理。大概是我的性格就是如此,已经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要了解到底。

   我早就察觉出了端倪,张起灵的出现就像安排好了一样,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我被人跟踪了,并不是电影里演得那样,跟踪我的那人根本没有刻意的要避开我的视线,每次回头都能看见他盯着我笑。在我想要甩开他毫无目的的七绕八绕,就快把自己走迷路的时候,他倒是主动过来拦住我,“小三爷别来无恙啊。”

   是黑眼镜,但我并不想多理,虽然他救了我的命。看我一点回应也没有他便笑着凑过来,作势想要抓我的手腕,我当然是没有心情和他闹,我也不是兔儿爷,回了他一个很鄙夷的表情想要打掉他的手,不料刚碰到他的手指尖,他突然一股力气,反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腕,我操,他怎么力气那么大!刚准备骂人他又接着一套十分连贯的擒拿把我的胳膊卡在了背上,我整个人转了个方向变为了背对着他,到嘴边的脏话只得被我吞下去变成一声哀嚎。

   “都这样了你还是之前那副样子,没有警惕心,肌肉僵硬,反应力极差。”我听他说这些心说他就过来跟我做个体检的?但身体上的疼痛还是把我拉回了现实,现在我的手还背在后面,这个动作让我整个手臂酸痛不已,“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咬着牙问他。

   刚说完,我感觉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些许,以为他是要放过我,就想回头,没想到他就直接摁着我头把我往一个蛇皮口袋里装,我心说他不会是个人贩子吧,我立刻拼命反抗,没有学过打架,只能像在学校打架一样毫无章法的对着他乱挥拳头,当然我这点杀伤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能算威胁,他就像拎小鸡仔一样,连袋子带我一起背了起来。

   我能感受到他是在行进,因为这种一颠一颠的感觉再加上空气不流通已经引起了我的不适,胃里翻江倒海,只能逼着自己忘掉这些,多想想现在的处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触碰到地面了,第一次能这么渴望的地心引力能把我抓得再牢一些。他叫我过会儿捂着眼睛不要看,现在我的脑子已经被缺氧搞得严重短路了,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好他说啥就照他说的做。打开袋子那一瞬间一束强光刺在了我的手背上,不是阳光的温暖,应该是在室内。大约过了五分钟他让我慢慢睁眼,现在我的面前是一本翻开的书,确切说是一本关于解剖的书,正好打开在一张人体图,书本的主人还很认真的做了许多标注。

   黑瞎子你果然是个杀人魔!!!!!

【瓶邪】我还没长大(3)/6500+字 短篇完结

   面前是黑暗的甬道,手中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只有吴邪一个人。“小哥!胖子!”
   一个人无助的站在原地呐喊……身体…动不了啊……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自己还是那个处处要人护的天真无邪。这个地方让他想到那时的云顶天宫一个人坠入护城河,想到当时一个人身处张家古楼,无数的伙计为了自己丧生。
   该死。
   等等,似乎听见了脚步声,有人在朝这里跑,身体一下子条件反射的紧绷起来,一下子空间就紧张了起来。吴邪看到前面有亮光,似乎是个人,他看到那人没有带任何的照明设备但他在发光,身体在发光。眼看他越来越近,但并没有收住步子。
   他看不见我。吴邪这样想着。
   他直直的穿过了吴邪的身体,在这过程中吴邪听见了那人的低语“张起灵”。
   那是十年前的自己。

   吴邪醒了,被惊醒的,梦到了什么自己也不记得。看到身边的张起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有莫名的安全感,像是看见了爷爷?
   自己还在惦记着梦呢,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大脸“小邪?饿了没?你胖叔叔我刚刚做了蒸鱼,快点起来吃。”
   简单的洗漱后,吴邪去到餐厅时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他身高很高,比张哥哥都要高,在房间里脸上还要戴着墨镜,感觉不太好接触。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刚坐上自己的小板凳那人就笑嘻嘻的凑过来问你是不是吴邪,吴邪愣愣的点了点头,他又问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这个倒是把吴邪问住了,看着那人脸上还带着小吴邪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张起灵。
   画面一下子变成两大一小的互相对视,谁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从厨房里端着菜匆匆跑出来的胖子打破了这尴尬局面“你们仨别站那了,都坐下都坐下,吃饭。”
   一起吃完饭后,黑瞎子问了吴邪几个问题后就让他自己去院子里玩了。

   “你应该知道他的嗅觉即使恢复了,但还是不如以前。当年是我给他做的手术,他甚至以为他现在还是重感冒。”
   “就算回到以前,他的某些缺陷还是存在……”
   “要怎么做。”
   “……必须靠他自己。”说完不知从哪摸出一小瓶药丸作势递给张起灵,“每天睡前给他吃一颗,不过这药还是初始版。”言下之意 药吃了可以保命但有什么副作用谁也说不准,现在药给你,给不给他吃全看你意愿。  

   这几天吴邪乖巧得有点令人意外,给人感觉更多的是没精神,每天都是一副睡不饱的样子,吃饭吃着吃着头还一点一点的,是困极了。
   这不算是个好兆头。吴邪毕竟是黑瞎子的徒弟,他肯定也不会害吴邪。
     最近吴邪的嗜睡也让胖子特别关注,胖子就觉着自己现在特像个老妈子天天想着服侍家里的这尊小佛,张起灵也没有再进行他的老年人运动,还是吴邪的事情更加重要。  

   怎么自己一觉醒来就在张起灵房间了?甬道呢,密室呢,还有…张起灵呢。揉揉被压乱的头发,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
   起身找到床肚底下的拖鞋,正准备开门出去却遇上了端着饭准备进房间的张起灵。“啊,小哥,你这是……”
   “吃饭。”
   “哦。”
   令吴邪更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他让我坐回床上,撑起一个小型的折叠桌方便我吃饭,我原以为他是很贴心的给我送饭,没想到他是更贴心的给我喂饭,一口菜一口饭的连拒绝的时间都不给,末了居然还凑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也不知道这张大爷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

   “天真,今天是几号?”
   “你问我今天几号?三号啊。”
   “几月三号?”胖子继续问道。
   “七月三号啊。怎么,傻了?”
   胖子鄙夷的看了眼吴邪,转头看向张起灵,“得,这孩子傻了,还活在两周前呢。”说完又问吴邪,“今天十八号咯,你真不记得这两周发生啥了?”
   吴邪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记不清。废话,自己当然记得,这要是给胖子和黑瞎子知道了还不天天被笑话,干脆就装不知道得了。

   晚上临睡前张起灵竟然还特地来看看吴邪,摸摸他的头,那时也不知道作什么妖,吴邪突然抓住了张起灵的手腕喊了一声张哥哥,换来张起灵一个十分冷漠的眼神,房间温度一下子降到冰点。
   “呃…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说完便想条件反射想收回手摸摸鼻子,可张起灵的速度更快,他回握住了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嗯。”
   “小哥……”
   张起灵趁势在吴邪嘴角落下一吻,“我都知道。”

————————end————————

   拿扭蛋人生随手捏的一只sal (∂ω∂)